轟百長篇緩速連載中,
更新速度平均是2~3個月一次。

在那之後

*防雷注意*

1. CP是寧天,有子世代。
2. 背景設定是借用栗子太太的寧天文。
3. 從五月開始到現在就碼了一點,還改了n次,依然渣。
4. 確定會坑的文。

最重要的,
這是本人第一篇寧天文,
不足之處還望各位不吝指教!

可以接受再往下看吧(求輕鞭QAQ)

















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心痛的感覺是什麼?

怕是沒有比寧次和天天更明白的了。

天氣晴朗,微風徐徐,明明一切如此美好……
然而在眼前已不是總是溫柔對視的雙眼,而是冰冷堅硬的墓。
日向日旬在一旁,不言語也沒有表情,冷靜的表現如同過去十年的日常,好像他不是在葬禮一樣,除了那微微發紅的眼眶。

不論何時,意外來時總是令人無措。
日向日旬看著眼前的墓,再看了看墓前背對著都感受到哀痛的那位,恍惚間,慌了心神。白眸閃動,腦海的思緒千迴百轉,卻始終沒有結論……他沒有把握自己能給留下那位失去摯愛的家人什麼安慰……

即使他是他們兩位愛的結晶。

「日旬,你先和雛田回去吧,這裡有我在。」
鳴人看向雛田,心裡很擔心這位早熟的侄子。當上七代目之後的鳴人,性格漸漸內斂沉穩起來,領袖風範盡現,木葉也在眾人努力之下快速繁華起來。而雛田在接收到丈夫的眼色後,微微彎下了腰,兩雙白眼互相凝視著。

「日旬,今天先住我們家,好嗎?」

從來就聰明過頭的日旬又怎會聽不出他這位姑姑的擔憂?所以即使放心不下,卻也明白自己留在這裡也發揮不了什麼作用,從善如流的迎上正起身準備走向自己的雛田。

「唔……這該怎麼辦啊。」

湛藍的眸看著在墓前分毫不動的人,一聲嘆氣也忍不住從嘴裡跑了出來。

「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好不容易把日旬勸回家了,天氣預報說晚上會下雨的……啊~好煩。」看著灰暗的天,空氣裡潮濕的氣息提醒著鳴人,早上出門前,小葵還特地拿了她的傘給他,博人沒說什麼但倒是把妹妹的傘換成了他慣用的大傘,說起來,今天雛田說過晚上要煮蕎麥麵……有了!

「別想動手啊,小心他直接把你當成發泄的出口了,真那樣我也救不了你。」才要開始結印的雙手,被突如其來的警告嚇的呈現一個詭異的姿勢僵在半空中,模樣顯得有些滑稽。

「呃,小櫻,妳、妳怎麼回來了?」反應過來後,鳴人搔了搔臉頰,望向方才聲音來源,春野櫻就在他身後。

「我放心不下。」小櫻無奈的說。

「他們重逢的時候我可是見證人,那樣互相依賴著對方生存的人,怎能說放就放……不過,儀式已經結束3個小時了,他一直那樣,身體會吃不消的,所以啊,」粉色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從手上的布包裡拿出東西。「吶,這個是傘,記得早上看天氣預報說會下雨?我沒有直柄的,給他帶了一把折疊,還有這個……他多少能吃一點吧。」眼神複雜的看著那還冒著熱氣、白嫩嫩的肉包,其實她也怕會有反效果。

就在兩人還商討著該如何開口,話題的主角倒是先有了反應。

--------TBC(?)

今天突然就翻到了這篇草稿,
想著自己或許沒辦法完成它了,
帶著這樣的心情又重新順了一次文章,
改了一些小地方。

既然只能這樣,
就放上來做個紀念吧。
或許哪天會寫完也不一定。

最後,如果栗子太太看到,
在這裡和您說聲抱歉,擅自用了設定(還坑文)QAQ

就不打tag丟人現眼了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 )

© 波波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