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波兒

【轟百】Eau de Parfum

⊙有出茶設定,雷者請自行迴避。







『早安。』

早安,焦凍。

『怎麼這麼開心?妳上次說的那個香味調出來了?』

沒有,只是看到你笑,我就跟著笑了,你看起來心情很好呢。

『因為我看到妳,所以心情好。』

哇~真的嗎?但是我心情不好呢該怎麼辦……焦凍你



又夢到她了。

『啊~這個月都第幾次了……』煩躁的抹了一把臉,轟家二少掀開被子起身往浴室洗漱,感應式的水龍頭在手一靠近就流出冰涼的水,在僅有零度的早晨,竟然顯得有些溫暖。

已經數不清到底是第幾次,每次都是一樣的對白,同樣的場景。他和八百萬百-他從小的青梅竹馬,曾經的戀人-在一個空間裡,兩人站在看似茶水間的地方,每次都是突然的出現在一個白色空間,然後走著走著就進了這個房間,進去後發現百在裡面,然後很習慣的互道早安。

奇怪的是,每一次,他都聽不見最後那句話。

『妳到底想說什麼呢……』

在轟焦凍與八百萬百分手後第二個月開始,每一天接近清醒時分時,這個夢境總是準時來到,他不明白為什麼,卻無法停止夢見她。



『嗯……會不會是你在房間放了那款香水的原因?就是八百萬以你為靈感的那個,我記得你是當擴香用在房間的對吧?』

綠谷出久,雄英王牌經紀人,以其本身不可思議的魅力與獨到的專業眼光出名,也是轟焦凍唯一沒有被替換過的經紀人。

『聽說香水有魅惑人心的功效呢~說不定是因為這樣才會一直做這種夢?』搬出自己對香水唯一的認知,非常努力想幫自家模特解決煩惱的綠谷經紀人如是說。

『不對吧~小久,如果是這樣,那焦凍先生應該要做的是_春_夢_才對呀?畢竟百百是他的戀人唔唔唔唔(你幹嘛啊)』

『啊~麗日』阻止不了戀人的綠谷慌忙之下直接用手捂住她的嘴巴。

『……麗日導演,妳說的不無道理,不過那款香氛可是以我為靈感,也就是說,那款香水代表是我本人,我想,應該不會存在_意_淫_自己的狀況。』看著明明是在秀場打滾多年,仍會冒出這種語出驚人死不休發言的秀導,轟焦凍表示非常佩服自己的經紀人。

-tbc

開始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(眼神死)。

评论(6)

热度(26)